学生作品

Student

自备稿件——黑日

发布时间:2014-07-27 浏览次数:4668次 字体大小:  关闭本页
自备稿件——黑日

 

    

 

夕阳将黑黝黝的山沟染成了红色,娘躺在里屋的炕上默不作声,静的让人害怕。我往灶里又添了一把柴,火光映在脸上,火辣辣的疼,眼泪忽然又涌了出来,娘在屋里重重的叹了口气,我慌忙用衣角擦去。

 

三天了,爹被埋在井底下已经整整三天了!三天前,爹走的时候还对我说:“儿啊,等俺这趟回来啊,就让你娘领上你去给你买身新衣裳,再把你的学费交了…… 

 

爹是替狗子叔下井的,狗子叔刚结婚,要陪狗婶回娘家,爹见到狗子叔拎来的一瓶老酒,笑呵呵的就答应了。

 

三天前的下午,狗子叔嚎着撞开了俺家的大门。“嫂!井塌了,俺哥……俺哥还在下头……”一下子,天就黑了,娘僵了好大一会,洗衣盆咣的一声跌落在地上,我站起身就往山上跑,什么也听不到了,什么也看不到了,眼前只有爹那乌黑乌黑的脸颊,我一边跑一边哭:“爹没事的,爹没事的!”

 

到了矿上,到处都是人,认识的,不认识的。我抓住每一个我见到的人问:“见俺爹没,有谁见俺爹了?”可是没人回答我。我开始逆着人流往井口跑,一路上跌跌撞撞快到井口了,我已经看见井口的灯了,这时候突然有人从后面把我死死的搂住,我挣扎着,我咬他的手,用手抓他的脸,棉袄破了、眼镜掉了,我喊着:“爹!俺爹在下头……俺爹在下头……

 

我跪在这黑洞洞的井口前,跪在这血红血红的八十里黄坡,周围都是人,娘、够叔、狗婶,还有无数个明晃晃的矿灯……一天、两天、三天,每天都有人被从乌黑乌黑的煤堆里掏出来,活着的,死了的,娘的眼泪哭干了,爹没有出来,狗子叔在井底下挖了两天两夜,爹也没有出来,我跟狗子叔挖的指甲掉了、手烂了,爹还是没有出来……第七天,爹被抬出来了,身子都开始臭了,我一步一跪的挪到爹的尸体旁,把爹扶到背上,狗子叔要跟我抢,我说:“叔,求你了,就让俺背俺爹回家吧!”

 

“爹,儿背你回家……爹,儿背你回家!”

 

太阳血红血红的,把我爷俩的影子拉的好长好长……

版权所有:呼和浩特市广角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蒙ICP备14002498号 蒙公网安备15010302000393号 网站建设:国风网络 
电话:18647133013 网址:www.nmguangjiao.com 广角文化.com 地址:呼和浩特市回民区中山西路海亮广场B座806